DSC_1286        

 

 

從芝加哥回來之後的隔天就馬上動身到另一個地方滑雪,四個半小時車程,在台灣我一定叫苦連天,牢騷不停。想起大學怕麻煩不想出門的時候,馬岡都會問我,你是貴妃嗎?想到就好笑,也心酸,我是如此想念他們想念過去。

 

這麼遠又這麼難熬的車程,我在這邊卻已經習以為常,人真是很能適應環境的生物。還是台灣好,但我也弄不清楚是因為地方很小所以很好,又或是我就是覺得台灣好所以亂套原因。

 

沒辦法帶著筆電走,這幾天的生活就沒辦法如實記下來了,而我也缺乏逐篇補上的毅力,反正就這樣吧。

 

說到適應就想起一兩個禮拜前,室友們有段很爛的對話:「今天好溫暖喔」、「對阿,攝氏-1度欸,我的外套裡面穿的是短袖。」我聽到這邊就笑了出來,我笑著說,好慘,大家標準變得好低,以前在台灣寒流一來降到16度就不想出門還會哀聲四起,現在回去大概還會穿短袖。

 

其實今晚很悲傷,難過到我不想去想起那些事情只希望立刻忘記。原來我也是小智口中那種很容易受傷的人啊,但我應該是堅強的吧,只是錯在對世界抱有太多的期待,每當我又太過於輕鬆的面對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這類的事情就會層出不窮的把我搖醒,少做白日夢了,這不是早就明白的事情嗎?人與人之間就是不能盡歡都不能失去分寸,如此我們才能活在一個理想的關係裡。

 

後來我才發現,自己是個害怕孤單卻又習慣獨處的人,只能在小小的世界裡活得很自在。

 

開始計畫從佛羅里達回來之後的行程,我想離開了。這幾年即使在家都會有寄人籬下的感受,不明白為什麼,到底哪裡會是歸屬?哪裡可以感到平靜安適?

 

------------------------------------------------------------------------------------------------------------------------------------------------------------------

 

L告訴我她去看了白日夢冒險王,是一部我只看見預告就全身起雞皮疙瘩的電影,我很想看,嗯,其實是很想跟L去看吧。在我們這麼認識的這幾年裡我們一起看過的電影裡幾乎沒有難看的片,兩個愛看電影的人有相同的挑片默契,我又是在第幾部電影的時候發現自己喜歡她的呢?

 

L說,她覺得看完這部電影之後今年結束的很完美,她真是非常著迷那種大叔冒險歸來後身上陽光和雨水的味道。我笑了笑,好像可以明瞭,又好像模模糊糊的只看見一個輪廓。遠在地球的這一邊,喜歡的人跟什麼樣的對象一起去看了我非常想看的電影呢?我無法抑制心緒如潮的小劇場。

 

雖然如此,我其實很早就放棄了,關於任何人和自己間的連繫這件事情。

 

看著白日夢冒險王的長版預告,還是在半夜裡感受某種想哭的衝動,畢竟我實在太需要一個完美的結局。

 

我也想要去冒險了,這次不是白日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uzz 的頭像
Buzz

Green Day

Buz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